当前位置:
首页 > 未分类 > 下跪的形式能救中国文艺片?

下跪的形式能救中国文艺片?

下跪的形式能救中国文艺片?

5月12日晚上 ,电影《百鸟朝凤》出品方劳雷影业的总裁做出了惊天地之举:他对着摄像头向全国的院线经理磕头下跪,恳求大家在周末为吴天明的这部遗作排黄金场。此举一处,众生哗然,有认为方励的真性情与文艺情怀叫好不已,也有人认为方励的做法不仅是出于炒作动机,更让中国文艺电影丢掉了仅剩的尊严。

在这里,我们不想对方励的动机作恶意揣测,作为一位年逾六旬,且在电影圈颇具影响力的长者,相信他早已不需借这种方式博取眼球。但我们也不认为他的行为向一些人说的那样是一种“义举”。真相或许介于两者之间。

无论是在影片本身还是在发行策略方面,《百鸟朝凤》都被笼罩在“没钱”这个残酷的主调之下。作为一部没有明星助阵的农村民俗片,它实在缺乏卖点;作为八九十年代乡土文艺作品的领军人物,吴天明也已经与这个时代有了太远的距离。于是对无米下炊的影片宣发部门来说,能够利用的就只剩下吴天明作为“第五代教父”所遗留的江湖影响力。君不见之前曾受吴导提点的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和徐克,纷纷现身影片义务站台,甚至连李安和马丁.斯科塞斯都为影片录制了推荐视频。然而这种策略却注定会造成宣传与接收的错位:普通观众不会因为电影江湖的集体祭奠,就对影片产生兴趣,而深度影迷对吴天明电影手法的陈旧脱节又早已心知肚明(电影的预告片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大咖们的美言完全动摇不了他们的既有观点。

从本质上,方励的下跪与大导演的力荐没有不同,都带有强烈的江湖气息。方励说自己是《百鸟朝凤》的下人;他断然不会说自己是《后会无期》或《万物生长》的下人。然而在程度与冲击力方面,下跪与力荐有太大差别,所以大导演们的推荐视频只能在小圈子里流传,方励的一跪却能发酵成公共事件。他终究还是通过这种尴尬的方式拯救了吴天明的电影,影片拍片率在周末大幅上涨,票房冲过三千万。

但方励的成功只是个例,毕竟,不是所有推广文艺片的人都能像他一样豁得出去,不俱余波;而在方励身体力行地为文艺片宣传策略设置了新标准之后,文艺片的前路反而显得更加坎坷了。说到底,出于“文化例外”的原则,文艺片或者说小众题材电影就不应该与大众题材电影在商业院线正面交锋;它们需要一片属于自己的自留地(艺术院线),更需要政府与非营利组织在政策与经济方面进行双重扶持。一个与之配套的在公共范围俱备影响力、且具有价值导向职能的业内表彰体系(参照奥斯卡奖、金马奖、金像奖),也是让小众文艺电影走向大众的最好方式。但要把这些扶持做到尽善尽美又谈何容易,它们需要强有力的经济做后盾,需要渐渐增长的大众审美水平做土壤,甚至还需要进行一些体制层面的变化。即便这些设想没有实现,完全脱离商业竞争的温室文艺片,真的就会在艺术水准上强过野蛮生长的蛮荒文艺片吗?或许,一切都没有那么绝对。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下跪的形式能救中国文艺片?: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